以諾的拾遺


我現在講一點關乎以諾的事,好像拾遺一樣。我不知道以諾是何時悔改的,以及他六十五歲以前的為人究竟是怎樣。但知道他與神同行的起點,是在他六十五歲生了瑪土撒拉之後。他六十五歲以前的生活,我們無從知道,但知他生了瑪土撒拉之後,他才有了一個改變。他也許是因看見了一個預言。他一共活了三百六十五歲,但他後來的三百年,都是與神同行之年,所以仙兒子的名字,必定深有意思。「瑪土撒拉」這名字的意思是:「他死時,那件事要發生。」以諾生了這個兒子,他必是好好在神面前求取同名。必定是神指示他將來有一大災難,他因此被提醒,而生了敬畏的心。

頂希奇的,挪亞是傳義道,以諾是傳審判。挪亞所以傳救法,是因神啟示他造方舟;以諾所以傳審判,是因他兒子的名字所啟示的。我們只能傳在我們堶惟珛o生效力的道。挪亞因信,所以預備了方舟;以諾因信,所以就得了與神同行的益處。

我們如果知道罪人是要受審判的,肉體是要受審判的,世界也是要受審判的,就好了。彼得說:「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,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,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。」世界的結局是 這樣,我們還要愛它麼?我們有沒有聽見,一個人知道一個銀行要倒閉了,他反特意去存款呢?若是知道那個銀行要倒閉,誰也不肯把錢存進去。所以,我們既知道世界的結局將要被火焚燒,就不當再愛它了。以諾知道「瑪土撒拉」這四個字的意思,他儆醒,所以他就被提了。我現在要講到關於以諾的幾件事。


【以諾的環境】以諾與神同行,豈因以諾的環境特別比別人好呢?不。我們先看他家庭的環境如何。創世記五章二十二節說:「以諾生瑪土撒拉之後,與神同行三百年;並且生兒養女。」有人說,你們傳道的人,自然一天到晚可以與神同行。像我們有許多家務的人,怎能與神同行呢?但是,聖經說頭一個與主同行的人,他的情形如何呢?他與主同行,並且生兒養女。有人說,在工廠堙A終日所聽的,都是機器轟轟的聲音,怎能與神同行呢?但是,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,並且生兒養女,他不是沒有家庭負擔的。我們所得扛漸糽R,並非只在好環境中始能表明,乃是在任何環境中都能表明。並非在好環境中才能與神同行,乃是在任何光景中都能與神同行。家務煩擾,兒女眾多,並不能攔阻一個真與主同行的人而不與主同行。並非說,家庭的擔子不重,事務的責任不大;乃是說,一個信主的人,他不致像不信? 漱H,被這些所纏累。他能在這樣光景中與神同行。以諾是在這樣光景中與神同行,這是作得來的。

不但以諾家庭中的情形如此,他所處的那個時代,環境也是頂黑暗的。以諾時,亞當還活在世上。在創世記第四章堙A我們看見從該隱所生的那一支派都在。他們如何呢?「拉麥娶了兩個妻,一個名叫亞大,一個名叫洗拉」(19節)。拉麥是頭一個破壞神所定一夫一妻之例的人。從此有了多妻的風俗。亞大,這個名字是「美麗」的意思。她們專門講裝飾。此時風俗已壞,婦女有一種奢靡的趨勢。「亞大生雅八,雅八就是住帳棚牧養牲畜之人的祖師」(20節)。這是人第一次用牧畜謀利。「雅八的兄弟名叫猶八,他是一切彈琴吹蕭之人的祖師」(21節)。這時候人已經注重音樂娛樂了。「洗拉人生了土八該隱,他是打造各樣銅鐵利器的」(22節)。銅鐵利器就是兵器。爭戰已經起頭了。但是,以諾在這樣一種時代中與神同行。

放縱情慾,設計生財,注重音樂,製造兵器,豈不也就是今日的光景麼?神告訴我們,以諾是在這樣一個時代中,與神同行三百年。我們今日如何呢?與神同行了沒有呢?英國的彭伯(P.H. Pember)先生,是在主堣@個頂深的人。幾十年前,他曾預言說:今後世人必更注重音樂,必更注重高尚的 知識,必更注重兵器的製造;婦女必更爭女權,有一種空前的顯露。今天如何呢?我們都知道,是真的。我們在此光景中,要像以諾一樣與神同行才好。


【以諾的被提】希伯來書十一章五節:「以諾因信被接去,不至於見死;人也找不戎L,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;只是他被接去以先,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證。」以諾如何被提呢?是因托H。以諾得神的喜悅是因收し簼O?是因氖P神同行──因他被接去以先,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證。與神同行,所以得旬囿熙蒏恣F因托H,所以被神接去。我們每一個都當行到一個得神喜悅明證的地步,都當因信以至於被提。

我們每一個信主的都要被提,但首先被提的,必須是得勝的信徒。沒有全教會同時被提的事;惟獨預備好,儆醒等候主的才能被提。如果你不信,你就不能被提。你必須相信你會被提,就會被提;你不信能被提,你就不能被提。我們要求神賜我們一個被提的信心,叫我們能相信是會被提的!

頂希奇,以諾一人先有這信心。他所以有這信心,有一個緣故,因為他與神同行。信心是與良心相聯的。良心一有破口,信心也就因之破壞了。良心一有破口,信心就要漏出去。信心一有了漏,就不能被提了。許多信徒? 鬲し簬H不來被提呢?是因他未與神同行。我們一天過一天與神同行,神就要給我們一個被提的信心。多少時候,我們的靈性好些,一想到主來,我們就得安慰。這是一方面的。這豈不是信自己麼?不。我們還有一方面。

希伯來書十一章六節的話,是繼續在第五節之後的。六節:「人非有信,就不能得神的喜悅;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,必須信有神,且信祂賞賜那殷勤(原文)尋求祂的人。」這一節說到兩個「信」。第一是信有神。「有神」原文直譯應作「神是」,信神是像祂那樣說。第二是信神賞賜那尋求祂的人。這樣看來,以諾的信是有兩步的。第一說他信神是像祂所說的,同時說他殷勤的求與神同在,並信神會賞賜他。以諾必是求神救他脫離那將來的患難,盺以神就因他的尋求,賞賜了他被提。

我們曾求神救我們脫離那將要來的大災難麼?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三十六節:「你們要時時儆醒,常常祈求,使你們能逃避這一切要來的事,算配(原文)站立在人子面前。」許多人以為這堿O說,時時儆醒,常常祈求的人,神就要救他們脫離將來的大災難。不是的。這堿O一個禱告──時時儆醒,常常祈求,要神救他脫離將來的大災難。這也是以諾的禱告。如此禱告的人,他就要被提。所以,我們等主回來,必? 榆龠啋漕D神救我們脫離那將要來的災難。一天過一天,相信被提是近了。應當有好行為,使良心沒有控告,專心等候被提。是這樣信神,也是這樣求神。如果天天這樣,我們就必定要被提。神現在是預備以諾的時候。我們的禱告,有多少已得了答應呢?我們已經相信我們會被提麼?我們至少要有一個禱告,得旬囿熊社部A就是求神救我們脫離將來的災難。如果我們從來沒有為此禱告過,我們就必須禱告到神答應我們。

講到與神同行,我們起頭好,頂好;繼續得好,也好;但是,更要緊的,是結束得好。許多人有一個與神同行的起頭,但是,可惜他們的結局,不能進到榮耀堙I許多人聽見了大災難和審判,是怕了,但是他們沒有頂好的結局。這樣看來,被提不是一件歷史上所忽然發生的,乃是逐漸的一天一天走到被提的地步。哥林多前書十五章說的一眨眼之間的改變,是指成倩暺〞滿A不是指戎糽R說的。被提是同行,不是飛。是與主同行到榮耀堙C有一位弟兄說,一個基督徒在主堛爾g歷是連環的,是死,而活,而被提。一環過一環,至終走到榮耀。多少時候,一件事是頂難順服的。但是多一次的死,主的生命就多一次的充滿,被提也進了一步。我再說,被提不是歷史的事情,是逐漸被提,至終到榮耀堙C

   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,他被提時,與神是很熟的。有一位弟兄說,許多人到了天上,必覺得與神很陌生似的,因他在地上未同神談話過。我們必須一天過一天,一步過一步與神同行,以至全然成聖。我們在成聖方面所缺的,只應當是身體方面,不應當是靈性方面。我們的靈性,必須在今天弄得好。但願神施恩與我們,使我們能像以諾一天過一天與神同行。以諾作得來,我們也能作得來。―― 倪柝聲《十二籃》